新新小說網 > 钑龍 > 第六百二十一章 蛇頭杖

第六百二十一章 蛇頭杖

小說:钑龍作者:白云客字數:0更新時間 : 2019-10-19 11:01:48
不知道過了多久,楊志終于感受到自己的滔滔之力已經恢復,一聲發自內心的長嘯醒來,睜開眼睛,意外地看見四周全部是營地;下午的陽光照在冰涼的河面上,公孫勝走過來笑著說:“楊志,我唯一的擔心就是你把腳下的冰塊融化,掉進河里去,整整十二個時辰,看你的雙眼比以前更加明亮,應該是又進了一步,陳遘大人正在營中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聽說楊志遭到夏伏難的伏擊,河間知州陳遘怎么能不過來,等鬼臉兒杜興認出拔離速的身份,陳遘索性就住在軍營,讓人把梁絕悟又從滄州找來,堅持不回城。陳遘明白,只要自己不回城,奏章就可以不慌著寫,一切等楊志恢復再說;岳飛擔心山寨,留下陳廣、王剛兩百騎,自己先回了飲馬川。

        見楊志回來,陳遘立即屏退左右,只留楊志一人商議;陳遘直言道:“沒想到金人如此愚蠢,同樣的方法用兩次,王伯龍已經出過事,他們怎么還能這么自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楊志微笑道:“這就是人心的弱點,每個人對他已熟悉的事,都不會再仔細考慮,派出人馬裝作馬賊,是金國對付遼國的利器,一路過來順風順水,王伯龍的事在他們眼里,或許就是一個意外;正因為他們自信心太強了,才會敗在我們手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陳遘苦笑道:“我也知道,但是現在如何上報朝廷,畢竟北伐在即,不方便與金國翻臉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國襲擊的是楊志,只要楊志不去追究,其他人自然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;楊志已經聽公孫勝說抓住了拔離速,并且拔離速不會漢語,笑道:“我們就說拔離速是被金國的叛軍劫持,被我們大宋的軍隊解救成功,至于拔離速本人,好吃好喝待著,也不審問,也不讓他和其他人說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陳遘想了想,露出笑意說:“好主意,反正你們滄浪營很少與州府打交道,我們不妨睜著眼睛說瞎話,我這就回城寫奏章,你把所有的戰利品和拔離速帶走,鬼臉兒杜興你也一起帶回飲馬川,免得在滄州出了意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陳遘滿意地走了,楊志下令休息一夜,次日開回飲馬川,公孫勝等人聽楊志說了對拔離速的安排,陳廣笑著說:“我們明白,大局為重,就是可惜了拔離速那套青色瘊子甲,原本我還想拿過來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楊志笑道:“上次王伯龍的瘊子甲給了韓滔,我答應你,下一次獲得第一個給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眾人大笑,各自散去后,公孫勝才對楊志說:“有點意外,我在夏伏難身上搜到三千兩銀票和一塊玉佩,可惜陳遘的反應快,確認死者是夏伏難,就下令抓捕那支商隊,商隊的貨我們是一點也沾不到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楊志笑著說:“夠了,這次滄州之行,我們賺到了棺材本,為人需要滿足,得到多少匹戰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百五十匹,但是真正增加的只有六十多匹。”公孫勝回答說:“岳飛的騎兵損失了一部分人馬,好在陳遘答應再補充我們一百戰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這就沒問題了,楊志頷首說:“我們離出征的日子越來越近,你安排李忠回一趟大名府,在大名府的鬧市和法華寺等寺廟貼一個尋人啟事,說尋找一個叫辛棄疾的醫生,酬金二十兩黃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公孫勝原先是中州堂的人,太清楚這樣的尋人啟事是做什么的,是一種通知行動的暗號,楊志讓自己沒頭沒腦地通知下去,其實是為了大名府那邊人的安全;況且李忠是個生面孔,就算落入有心人的法眼,也發現不了什么端倪。公孫勝很快寫好稿子,楊志認可后,公孫勝自去找李忠將尋人啟事送往大名府;回到飲馬川,楊志又要張三安排人去確認,事關重大,楊志不敢懈怠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伏難的蛇頭杖,魯智深看不上眼,送過去又被魯智深退回來,說那條蛇太古怪;楊志端詳著蛇頭杖,精鐵打制,蛇頭的兩個眼睛是孔雀石鑲嵌的,手杖上鑲嵌著二十幾顆珠寶,確實不大對魯智深的胃口。楊志對神機軍師朱武說:“這是西域的畫法與我們中原不同,很正常啊,我看還是蛇頭杖的重量太輕,不適合魯師兄的武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武搖頭說:“奇怪,據我說知,一般用精鐵打制的蛇頭杖都應該有暗器,為什么夏伏難沒裝?難道這柄手杖是夏伏難買的,或者是什么人送給他的,夏伏難不知道機關豈不是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伏難肯定沒裝,要不然與楊志生死搏殺的時候,說什么都要把暗器打出來,能不能成功另說;楊志聽說不由得也是奇怪,朱武說得沒錯,精鐵的材質不如鑌鐵,但是比鑌鐵容易加工,最適合做帶有機關的兵器。

        楊志立刻讓人去請貝松林過來,貝松林早就看過這柄蛇頭杖,聽了楊志的問題說:“你和朱武就是疑心重,我來瞧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武笑道:“貝大師,你仔細看看,到底有沒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貝松林擺手說:“在魯智深那里我看過了,看不出來,要是囂師叔在就好了,我嘛,需要時間,我去和公孫勝商量商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求人辦事就是這樣,貝松林說需要時間,楊志和朱武也就沒什么問題了,兩天以后,貝松林才把楊志、朱武找去,說找到機關了;公孫勝指著桌上拆出來的東西說:“夏伏難把裝機關的內壁,作為他存放東西的地方,所以舍棄了暗器。你們看看,是夏伏難在遼陽、大同、太原的三處房契,還有六千兩銀票和存在金銀錢莊的七百兩黃金。最值錢的就是這張交易圖,是夏伏難的進出貨渠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楊志把東西看過,頓時明白為什么公孫勝說最值錢,因為夏伏難進玻璃的地點是大宋揚州,而不是西域什么地方;可是楊志等人還真是沒聽說過,大宋什么時候開始產玻璃,楊志把交易圖遞給朱武說:“記下來,以后我們也從那里進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()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fdkuii.live。新新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:m.xinxin001.com
广东体育频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