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新小說網 > 嬌寵農門小醫妃 > 番外小記 第074章

番外小記 第074章

小說:嬌寵農門小醫妃作者:迷花字數:0更新時間 : 2019-10-19 11:04:21
番外小記  第074章

        倪氏聞言低頭望著她的眼睛,見她這話不似作假,便也沒說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半晌后,眼看周遭越來越熱鬧,她才道:“既然你有那個心,那等空閑了,便去看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顏詩情原本看她不接自己這個話,就也沒放在心上,只當她是不愿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會兒聽到這話心下一驚,面色卻是不變道:“詩情也不懂如何挑選,若是單一買這些飾品的話,價格興許有些高。不然師父你幫忙挑個差不多的原石?只要一塊就好,也不用多貴重的,差不多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倪氏知道她在試探,也懶得與她計較,當即無奈道:“好,知道了。等有空閑了再說,現在還是先去看花卉。要是出了新得香水,記得給我留一瓶。我也不是抹在身上,就是弄點到房間里,聞著香,心里舒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少了誰的,都不會少了師父你的。那接下來,還要師父你多費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說著,將頭挨在倪氏的肩頭上,同時也順手從身側拿起醫術看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,倪氏是將她視為衣缽的繼承人,只有她的醫術越來越精湛,才能對得起倪氏為她所付出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她閑下來無事時,便會拿起醫書細細的琢磨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倪氏看她這邊說完原石的事,另外一邊像是沒發生這事似得,直接看起了醫書,當下心頭很是寬慰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來這丫頭是真的想用低價買塊原石做玉飾送給大伙兒,而不是想靠那些一夜暴富。

        罷了,等走之前,她抽空走一趟,給買個像樣點的就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巳時中的花街似乎比想象中得要熱鬧許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顏詩情一行人找了地方,將馬車停好后,便徒步朝花街里頭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鴻軒心頭記掛宴請名單的事,眼看已經到了地方,周遭看起來也還算安全,便對前頭正與顏詩情走在一起的陳怡寧道:“怡寧,我有事要去找下沈初陽沈兄他們,你先與詩情妹妹在這看看,晚些我過來接你可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才小兩口在馬車上時,江鴻軒便將他在紅谷客棧中與楚璽墨商量得事告知了陳怡寧,故而她這會兒聽到這話,也就不甚在意地揮了揮手:“去吧,我與詩情姐在一塊,又有六爺他們護著,軒哥你不用擔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鴻軒見她答應,心下松口氣,這才看向楚璽墨和顏詩情道:“六爺,詩情妹妹,怡寧就勞煩你們照看,我先去忙,晚些再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璽墨微微頷首,沒說什么,而顏詩情多少猜測到一些,也就點頭輕輕應了一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親,這里好香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念安這會兒被顏詩情牽著,他看到江鴻軒走遠后,便晃了晃顏詩情的手,抬頭看向她,還不忘深呼吸一口氣。

        顏詩情聞言笑道:“那懷瑾可是喜歡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家伙用力點點頭不說話,只是任由顏詩情牽著走入第一家花卉鋪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待他看到紅玫瑰后,想起娘親得房間里有時候花瓶中會插著花,當即他伸手指著看向楚璽墨,道:“爹爹,娘親喜歡這個,你給娘親買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這話一落,陳怡寧忍不住輕聲笑道:“太子,既然你娘親喜歡,為什么你不買,而是叫你爹爹買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念安有些不大好意思的紅了小臉,半晌抿了抿唇,似乎下了什么決心,這才抬頭看向依舊笑意盈盈的陳怡寧:“小舅母,懷瑾還小沒有錢錢。等懷瑾和娘親學會賺錢后,有了多多的錢錢,就給娘親買好多好多娘親喜歡的花,還給爹爹買他喜歡的寶劍。嗯,也給舅母買漂亮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倪氏始終沒說話,看著眼前的徒子徒孫的互動。這會兒看到唯獨沒有她,便也忍不住開口道:“那可有師祖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念安聽到她的話,臉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一抹討好的笑容:“當然,等懷瑾有了很多錢錢,也給師祖買好多好多珍貴的藥材,還買孤本的醫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娃聞言也忍不住道:“小安爺,那奴婢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給小娃姨買好吃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這話一落,頓時眾人皆是哈哈笑出聲來,其中包括隨行的翻譯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不算小的花店,因他們一行人的進入,瞬間變得擁擠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花店的掌柜聽不懂他們的話,就見他們一群人嘰里咕嚕的,似乎在逗弄一個孩子,之后又忍不住哈哈大笑,一時間有些蒙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好在她注意到,那個孩子伸手指著玫瑰,她便親自上前,面帶笑容去應對。

        顏詩情察覺到有人走近,這才收起臉上的笑容,看向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正當她開口打算詢問時,就見小念安搖了搖被她牽著的那只手,道:“娘親,你能不能幫懷瑾問問,這花多少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顏詩情回頭看了他一眼,沒辦法,只得如實相問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店得掌柜聽到顏詩情那略微有些生硬的話,說兒子問這花多少時,便忍不住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小念安,之后視線落在站在他們身后的楚璽墨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念安很是敏感,他見這個人在娘親說話后不說話,之后看了自己,又看娘親,最后目光卻落在爹爹的身上,眼睛還冒光,心下就開始不樂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親,這個人好生沒禮貌,你說話她都不回。我們走吧,去別的地方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家伙說著,撒開她的手,走到爹爹的身邊,牽起他的手,直接往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爹爹是娘親的,不給別的女人看!

        楚璽墨被陌生的女人這樣肆無忌憚的打量,心下有些不愉,故而在小念安牽著他的手走時,也就順著他往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家伙在出了花店門口后,便忍不住仰頭面色認真道:“爹爹,你不能看別的人知道嗎?你是娘親的,也是懷瑾和弟弟妹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璽墨對他這反應,心下不免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這兒子連五歲都不到,卻是這般敏感。看來不是宮中沒有那么多嬪妃,就能少諸多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不,他連這些都知道,想來不是有人說多了,叫他聽了去,便是有人故意教導這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家伙還太小了,這些事不能過早叫他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他需要做的,就是學習和各種快樂的長大,其他有他們這些做長輩的撐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爹爹知道。懷瑾,告訴爹爹,你是如何知道,別的女人盯著看,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家伙很是聰慧,但也早慧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會兒楚璽墨的話還沒說完,他就知道什么意思,便道:“是謹言姑姑她們說的!謹言姑姑說,宮中很多宮女都是這樣看皇帝伯伯的,她們想給懷瑾當小伯母。嗯,不僅是宮中,還有宮外很多也是這樣。她們都不是好看,只知道覬覦別人擁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家伙說著,小臉微沉,略帶不悅道:“皇帝伯伯是蘭妃伯母的,就像爹爹是娘親的。爹爹,懷瑾不要那么多小伯母,也不要那么多姨娘。不然娘親會不開心,懷瑾也會不高興,弟弟妹妹也不高興,這樣你會失去我們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說到最后,還略帶威脅之意,這叫楚璽墨聽了又氣又好笑,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頭發,隨即彎腰將之抱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爹爹只有你娘親,不要別人。還有你還小,不要聽這些有的沒的。下次謹言再說這些話,你就和蘭妃伯母說,她會知道該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璽墨說著,眼眸深處卻是帶著濃濃得不悅。

        謹言是楊露蘭的貼身婢女,也不知道她是否知道自己這婢女的品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還放任得話,那他就得好生考慮是否讓懷瑾與她接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她是不知道謹言在外的言行,那便也是失職。

        現在大楚的后妃也就她一個,連自己的婢女都管教不了,日后又能管得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宮中再來一兩個妃子,那豈不是得亂了套?

        嗯,回頭鴻軒寫回去得信里,他得隱晦得和皇兄提一提這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懷瑾還年幼,不能叫他知道或者學了些亂七八糟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宮中若是不行,那就叫學士和太傅到他墨王府來。等到懷瑾過了十歲后,再入住東宮也不遲!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逛花街,因有這個插曲,故而眾人也變得隨性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就是走走看看,看到大楚不曾有得花時,顏詩情會將其記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價格,也都會一一詢問過后作對比。

        倪氏看著郁金香,對顏詩情道:“這花怪好看的,能制成香水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雖然是以問得方式,不過顯然是告訴顏詩情,她想要用這郁金香氣味的香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可以得話,她還想買些種子,回頭自己種。對倪氏而言,這花實在太好看了,還分好幾種顏色,她真的很喜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,回頭采買了做。等做好,頭一個就給師父你。不過師父你若是有興致,也不妨動手自己試試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倪氏聽到這話,倒是詫異地看了顏詩情一眼。她可是相當清楚,這香水的制作秘方有多珍貴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丫頭直接讓自己做,豈不是意味要教她?那不就是得告訴她制作的秘方?

        顏詩情在倪氏看過來時,笑著朝她點頭,之后才將視線落在紫羅蘭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從進入這花街以來,她還是頭一回碰到賣紫羅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這花養得似乎不大好,有些蔫吧,也不知是何故。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fdkuii.live。新新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:m.xinxin001.com
广东体育频道